老年养生

栏目分类:

中国人和美国人 谁更健康

  在炎热的夏季夜晚,我和妻子喜欢骑着车逛北京的胡同。在一个个街角或是公园里,都能看见一家老小、朋友或者邻居们在跳集体舞,合着“经典”的旋律进行大合唱,或者边走路边聊天——通常还是在倒着走。这样的场景在中国的每个城镇、每个季节的每个夜晚都在上演。我妻子时不常会把我拉入到快乐的舞蹈人群中去,虽然我僵硬的双腿完全合不上她优雅的脚步,但我们俩都十分享受舞蹈给内心带来的魅力和温暖。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中国,回望在这儿的日子,我知道这些时刻将是我最难忘的。

  作为观望两种文化的美国移民,有时我会不可避免的对它们的长短之处进行比较。当然,我承认自己总是默认我祖国的东西是对的。但谈到健康问题时,我可以毫不费力地说:普通中国人比普通美国人要更健康。并且我觉得美国人可以从中国人身上学到一些健康诀窍。

  可能我的读者会觉得这一论断十分可笑,可是在七年的观察之后,我觉得这的确是实情。尤其是2012年我回美国东海岸待了一段时间后,我更感到自己的这一观察是正确的。众所周知,肥胖已经成了美国严重的健康问题——美国大部分人都超重,并且1/3人口属于肥胖。可在2012年秋天,当久别后重回故土并亲眼见到这一情况时,我还是震惊了。我眼前不断闪过皮克斯动画片《机器人总动员》中的场景:在不久的将来,人类过于肥胖,没有人再走路,所有时间都花费在气垫船里,由机器人帮他们喂食、穿衣和洗澡。这可能会在几百年后发生,皮克斯对美国的未来显然充满洞见。

  在中国,肥胖的人依旧很不常见。近来这一情况有所变化,尤其是在未成年人中间,因为每家每户都过于溺爱他们的小皇帝了。但总的来说,中国的超重问题依然不严重。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显示,美国肥胖率为32%,中国仅为6%;中国超重率达25%,在美国则为扰人心绪的69%。饮食差异是重要原因,但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人喜爱动来动去,能从每天的习惯性活动中得到“锻炼”。很明显,“夜文化”在健康活动方面扮演了重要角色。它甚至已经是中国文化中根深蒂固的一部分了,就像中国人的那句老话说的: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

  在美国你就压根看不到类似的社交夜生活,我多么希望美国人也能有这么棒的文化传统。不过,即使在文明进步和充满活力的大城市——比如我的家乡旧金山,晚饭后也只有几个人在大街上遛狗或者慢跑,而大多数的步行道上则空无一人。这真是令人遗憾,因为这一类的每日运动可以大幅降低你罹患心脏病的几率,而心脏病是世界头号杀手。2012年进行的一项囊括了40万人的大型调查再次证实,即使每天进行15分钟或每周进行90分钟中等强度运动,你的死亡几率就能降低14%,寿命则能增加三年。每天晚饭后快走20分钟,你很轻松就能达到医生推荐的每周150分钟中等强度运动的运动量。每晚走一走,白天再骑车上下班,你就压根儿用不着什么健身房会员卡了,也可以扔掉你自从买了就从来没用过的那台健身脚踏车!

  除了在体重和每日锻炼方面的显著差异,普通中国人也比普通美国人更懂保证营养和保持健康。一些美国人的健康生活令人艳羡:他们喝水果沙冰,去有机超市购物,做高强度体育运动。但和多数肥胖、不运动、食用高蛋白和快餐的人群比起来,这部分超级健康美国人的数量简直少得可怜。美国在公共健康方面存在严重的两极分化!但在中国,我发现人们无论穷富,无论来自城市还是乡村,都同样知晓应该在哪个季节食用哪种食物,什么食物能帮你保持健康,以及什么食物能帮你缓解生病时的症状。当然,中国人每餐食用的蔬菜量同样高于美国人。

  中国人掌握的大部分此类知识都来源于中医关于平衡、阴阳和寒热的理论。虽然我对中医的多数理论持怀疑态度,但其关于平衡的观点显然是值得借鉴的。事实上,平衡是一种有力的哲学思维,我们在选择食物甚至在整个生命过程中都该遵循它。关于平衡的饮食观念已经在中国深入人心,这比美式营养教育更为成功。美国人在谈论饮食时也经常提到“平衡”两字,但这显然还没有内化为我们文化的一部分。我们尝试了一阵“食物金字塔”,没获得多少共鸣,现在又掀起了“我的餐盘(MyPlate)”运动。美国杂志和书架中充斥着关于健康饮食的内容,各种潮流来了又去,肥胖率和糖尿病患者仍在飞涨。毫无疑问,各种喋喋不休的美式健康理论都失败了。美国当前的文化中关于生活方式和健康哲学的根本内容显然是跑偏了,这使我们的大多数公民走上了一条退化之路。

  肯定有人会反驳我说,人们又该如何看待中国糟糕的食品安全状况以及大规模的空气和水污染呢?为何美国人在平均寿命上高于中国人,在《全球幸福指数报告》中也名列前茅呢?还有,中国有超过一半的男性吸烟,他们怎么可能更健康呢?但我要说,这都是短期问题。三四十年前,美国男性的吸烟问题和现在的中国男性一样严重,但在公共健康教育后,现在的比率已经大幅度降低了(但仍旧很高)。至于幸福指数,头号的决定因素就是收入,而中国的人均收入仍旧远比不上美国。根据《世界价值观调查》,美国人更幸福,但更多中国人为自己的健康状态感到欣慰。至于环境,中国正像所有其他西方工业化国家曾经经历过的那样,走在一条自我毁灭的路上,但没有理由不认为有朝一日它也会同样清洁如初。

  我们假设,若干年后,这些环境和社会上的差异会减少,中美经济也将势均力敌,那会是怎样一种情况?中国的肥胖率会追上西方国家吗?我觉得不会。实际上,我更希望不会。我想做一名理想主义者:即使经济发展了,中国人仍将保留他们的平衡健康观念,即使身处在肯德基和星巴克的包围中,也更喜欢吃蔬菜。我更希望中国和美国的每条街道都充斥着夜晚出来唱歌和跳舞的人们。

返回列表